????何妈妈提起这一阵子发生的事情,就满肚子苦水。

????可偏偏老爷还是一个糊涂的,不辨明是非,什么都听从春姨娘的话,上一次,还差点打了她三十大板子。

????要不是她身边的丫鬟机灵,跑去太子府求救,只怕她这把老骨头,都要被老爷打成肉泥了。

????虽然之后,有太子妃的警告,春姨娘等人收敛了一些,可没多久,又重蹈覆辙,各种陷害算计,防不胜防。

????苏怀宁听了何妈妈一顿诉苦后,就揉着脑袋,道,“何妈妈,这件事,我之后会查清楚,如果你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,那么,我会为你主持公道,你是弟妹亲自任命的管家妈妈,弟妹不在家,谁也没这个权利去废除你的职务,至于老爷那边,待会儿,我也会去说说。”

????苏邦德自被霆哥哥弄的瘫痪之后,就老实了一阵子,没想到,徐芸茹一离开,苏邦德又不安分了,竟然纵容姨娘们来欺负何妈妈。

????呵呵,她们以为,何妈妈走了,这个家给春姨娘掌管,就能捞到多少油水不成?

????就三房当初分家得到的那些个产业,一年的收益,都不够养活这一家子人的,若不是后来,她把祖父放在她身上的一些银钱给了苏暮云,还有二伯那边也给了一笔钱给苏暮云的话,三房这里,只怕早就穷的要当衣服去换米了。

????如今,又加上徐芸茹丰厚的陪嫁,让三房的人都能吃香的,喝辣的,穿好的,这三房的人就忘记了刚分家时的困苦,竟然还打起了管家权的主意了。

????苏怀宁脸色阴沉,嘴巴也抿的紧紧的,明显就是动气了。

????等何妈妈被一个小丫鬟叫去了后,苏怀宁就去了后院,进了苏邦德的房间。

????苏邦德的屋子里,倒没有病人常年卧床的怪味道,反而还香香的,是有人故意在屋子里撒了香粉。

????只是,这香粉撒太多了,有些刺鼻,苏怀宁一进去,就刺的打了两个哈秋。

????苏怀宁揉了揉鼻子,实在是难以忍受这香味,就施展了一个清洁术,把撒在四处的香粉,全都清除掉了。

????又挥了挥手,突来一股大风,把屋子里的香气瞬间全都吹了出去,屋子里顿时干干净净,空气清新,苏怀宁这才看向半躺在罗汉床上的苏邦德。

????“爹,怎么样,这一阵子身体有没有好一些?”苏怀宁笑颜如花,走了过去。

????苏邦德正板着脸,瞪着段旭霆父子三人,好似和段家父子三人有仇似的,听到她声音,眼珠子微微转了转,顿时间,眼中就爆出了一股恨意。

????苏怀宁像是没看到似的,在罗汉床边上的圆凳上坐下,还伸手搭上苏邦德的脉门,“爹,我给你把把脉,看看你身体状况如何。“

????“啊……啊……”

????苏邦德眼露惊恐,顿觉的自己的手上,被一条拔凉拔凉的蛇贴上了似的,他努力想要抽回自己的手,可是,身子动不了,手动不了,只能愤怒的瞪向苏怀宁。

????重生嫡女有空间

????重生嫡女有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