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张眉寿轻咳一声,顺着台阶就下了:“这倒也是……”

????马车驶动,朝着张秋池所在的那家酒肆的方向而去。

????一路上,张眉寿祝又樘二人所言皆是今日苍家、田氏,继晓之事,及应对之策。

????二人在车内谈的认真入神。

????车外,紧跟在清羽车后,同样也在赶车的棉花,心情却不太妙。

????他来时,是赶了一辆马车的,其内载着的自然是他家姑娘。

????可回来时,他家姑娘上了太子殿下的马车,他就只能拉一辆空车了。

????拉空车就拉空车吧,这本也没什么,毕竟他也不是那种好胜心强的随从。

????可问题是,前头的马车,赶得实在太平稳也太慢了——关键是慢。

????慢到他甚至数次没有职业道德的犯了困。

????棉花晃了晃头,让自己清醒些,耐着性子跟到了酒肆。

????“公子将我送到此处便是,且别跟着下来了,再不回去,怕真要晚了。”张眉寿从马车中下来之前,向祝又樘说道。

????祝又樘看着她,含笑点头道“好”。

????只替她一手打起车帘,一手抬起置于她头顶的车厢边沿,以免她磕碰到头。

????另一边,棉花走了过来,在经过清羽身侧之时,皱眉低声问道:“你怎不干脆下来牵着马走?”

????清羽看了他一眼,没说话。

????没办法,大家领悟的程度已经不在一个层次上了。

????但这一刻,他总算是明白了当初阿荔看待他时的那种心境了。

????眼见张眉寿下了马车来,清羽才回到了辕座上。

????但并未急着赶车,而是静静等着张眉寿进了酒肆,身影消失不见,才将马车驶动。

????这,就是他的层次所在。

????棉花靠在自家马车旁,眼瞧着清羽赶着的马车愈行愈远,回味着对方方才看待自己时的眼神,一种落伍的感觉莫名就从心底升起——

????总觉得对方掌握了什么他不知道的秘密……

????酒肆二楼,张眉寿叩响了包厢的门。

????来开门的是阿荔。

????见得自家姑娘回来,阿荔悄悄松了口气。

????她本还担心姑娘没她在身边,办起事来会不方便呢。

????“二妹,一切可还顺利?”张秋池关切地问。

????他不问二妹去办什么事,只关心她是否顺利如愿。

????见他神情,张眉寿笑了笑,点头道:“尚可。”

????至于尚可到什么程度——若按祖母的法子来算,她估摸着也得少上活十日半月吧。

????张秋池便不再深问,只又笑着道:“这家的饭菜倒也可口,二妹可要尝一尝吗?”

????张眉寿有心事没胃口,本想下意识地摇头,然看了一眼桌上几乎没怎么动的饭菜,到底是改成了点头。

????“也好,恰也有些饿了。”

????大哥显然是在等着她的,她若不吃,大哥必然也要饿着了。

????兄妹二人相视一笑,坐了下来。

????…

????翌日,东方天际初泛白。

????大永昌寺内,已经响起了僧人诵经早读的声音。

????此时,继晓未在密室内观星盘,也不曾打坐,而是立于藏经阁内,在这最高处,俯视着偌大的寺庙。

????正是日夜相接之际,晨曦尚薄,昏暗犹笼罩着天地似同一层灰蓝色的细纱。

????冷风卷起僧人衣袍,袍角翻飞间,猎猎作响。

????“师傅。”

????一名年轻的僧人不知何时来到了继晓身后,朝着他行礼,

????“可查明了?”

????继晓单手拨弄着手中佛珠,经风穿过,声音越发缥缈。

????“苍家昨日有数名郎中进出,弟子皆一一排查过,这几人中并无异样。”章拂答道。

????“未必是郎中所为。”

????“是,昨日曾在苍家出现过的人,弟子都已仔细查探过,只是暂时还未能查出什么。想来,许是苍家人行事谨慎,暗中请了人上门解蛊,刻意遮掩过——但请师傅放心,弟子定会加紧排查。”

????继晓闻言,脸上辨不出喜怒。

????片刻后,只望向远处,缓声道:“京城里出现了这号人物,却至今还不知其真面目……倒是叫为师愈发好奇了。”

????旋即,又道:“这般本领,又待我诸多防备……只怕是与南瑜有关。”

????而若是南瑜还在人世,且身在京城之中,那么,那命定之人,十之八九也在……

????继晓眸色渐深:“若果真如此,想来那追去蛊,未必全无作用——”

????兴许命定之人已与苍家公子有了牵扯。

????只是他身后的这位好徒弟,迟迟未能查明而已……

????“是弟子办事不力,请师傅责罚。”

????章拂微微撩起僧袍,跪了下去。

????继晓却似同未曾听到一般,依旧不曾转身回头。

????直到又有一名僧人上了高阁而来。

????“师傅,师弟。”

????那僧人双手合十,看了一眼地上跪着的章拂,眼底略微闪过一丝意外之色。

????“退下吧。”

????继晓此时方才开口。

????虽未点名,然所指再明显不过。

????章拂起身,行了一礼。

????“弟子告退。”

????直至他下至第三层楼梯之时,仍未能听到阁楼之上有半丝声音。

????显然,他是彻底被防备上了。

????章拂一路出了藏经阁,此时天色已经放亮。

????然他心中,却仍是看不到尽头的沉暗夜色,寂静无声。

????继晓立于高阁之上,垂目看着那道雾白色的身影行远,眼神平静之余仿佛挟带着些许身处高处者的怜悯——似在看待一只卑微可怜的蝼蚁。

????“这般着急地赶回来,可是查到了什么?”

????继晓此时才开口问道。

????僧人应了声“是”,才道:“弟子奉师傅之命前往泰山探查命定之人的下落,却在当地察觉到了锦衣卫的行踪。”

????“锦衣卫……”继晓脸色没有变动:“泰山神迹之事百般蹊跷,皇上暗中有所怀疑,有何奇怪。”

????泰山神迹,他私心里是笃定了乃太子手笔。

????可泰山神迹能够作假,泰山地动却做不得假……

????而他这位弟子,虽没有章拂得用,却也并非蠢材,且占了份沉稳。

????绝不可能单单只为回禀锦衣卫之事便贸然亲自回京。

????“锦衣卫确是在泰安州四下追查泰山神迹之事——而经弟子暗中查探,他们当中有一行人,似在细查一行在地动前两日,忽然出现在泰安州的京城人士。”僧人低声禀道。

????(//)

????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