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人美心善的宋惊鸿笑得更加开心了,伸手捏了捏小五的耳朵,“小家伙的嘴也是一如既往的甜啊。”

????骆青离离开沁雪宫后,宋惊鸿想了想,起身去了太虚峰找首座太上长老修筠真君。

????徒弟得到风灵之心觉醒风灵根,彻底变成天灵体的事,还是很有必要告知首座师兄,而且若是不出意外,十年之后空冥大阵开启时,她得带着徒弟一起去了。

????……

????骆青离没去其他地方,直接回了灵雾峰自己的洞府。

????满打满算,她在灵雾峰总共也没待过几年,结丹后没多久她就下了山,既没有弟子也没有负责内务的筑基修士,不像其他金丹长老的洞府那么热闹,显得有些冷清。

????但每隔一段时间,掌事堂都会派几个弟子前来整顿,看上去也不显得荒废。

????回到自己的地盘,小五“嗷呜”一声跳进了灵泉里,溅了阿狸一身水,阿狸嫌弃地甩甩毛,找了个阳光充足的草堆,舒展开身体懒洋洋地晒起了太阳。

????骆青离稍微收拾了一下,就给薛策发了传讯符请他前来一叙,又分别给门内相熟的其他几人都分别发了传讯符。

????然而到最后,来的就只有薛策。

????他摆摆手说:“你就是发了传讯符也没用,他们几个不是不在门内就是在闭关,要不是刚好在掌事堂遇上你,我也是准备下山去的,那样你可就一个相熟的都找不到了。”

????骆青离问起他们的情况,薛策一一给她数了过来。

????二十年前甄选出的新一代玉蟾七子,在这些年里不是已经结丹,便是在准备结丹,真正晋升到金丹长老的,除了骆青离早知道的赵悬霆,就是薛策、江陵和柳黛色。

????薛策十三年前成功结丹,而江陵和柳黛色结丹都是近五年里的事,后来又双双结伴下山游历去了,任星丞和秦紫嫣在这三年里先后闭关冲击结丹,进展如何尚未可知,至于肖彻之,也是个奇葩,十年前下山后就再没回来过,要不是魂堂里他的魂灯还完好无损,毓敏真君都要怀疑这个徒弟是不是死在外头了。

????另外还有尹天华易微微他们,修行进展也都不错。

????骆青离听着心中不由感叹,他们这些人,都还不到百岁,在修仙界里,都还很年轻,但却已经比许多人走得都要远了。

????“怎么样,是不是觉得我们发展得都还挺好的?”薛策笑着道:“师父说,我们这一代可以称得上是玉蟾宗的黄金一代了,以往的玉蟾七子,哪怕再优秀,也没有像这样,有可能全部在百岁以内成功结丹的。”

????骆青离点点头,“玉蟾宗这一代的弟子里,确实人才辈出。”

????她想,除了是因为这一代修士的资质比较高以外,和那持续十年的兽潮也是有关系的。

????兽潮对于中原南诏来说是一场灾难,但同时也是磨砺修士的一个机会,十年兽潮的抗争,逼着他们不得不迅速成长起来,让修仙界重归太平。

????若是没有那灰暗的十年兽潮,他们的发展少说也要推迟数年。

????所以说,磨难和成长,一直都是相辅相成的。

????骆青离还想到了一个人,“那容放呢?他怎么样了?”

????薛策一怔,大约是没想到她会提起容放。

????“我和他不太熟,听说是好得多了,玉堂师兄一直有注意开导他,他本身资质也是极为出色的,现在似乎是有筑基后期或是大圆满了吧,不过他迟迟没有结丹的打算,可能还没有完全放下。”

????薛策摇摇头,最亲近的师妹用命来成全他,对他来说就是一个沉重的负担,就算他现在看上去像个没事人,可结丹时的心魔劫,是会无限放大内心的欲念恐慌的,能不能顺利度过,还真不好说。

????骆青离原本也只是随口一问,好歹大家都是飘渺峰的。

????两人又说起了别的,薛策问起她这些年的经历,骆青离大概地讲了讲,只是没有和宋惊鸿说得那样细致,但在薛策听来,已经足够精彩了。

????“东海这么有意思的吗?难怪你一直都不肯回来。”薛策摸了摸下巴,“正好我有下山游历的打算,本来是想去中原的,这么一看,倒不如去东海转转。”

????骆青离道:“东海各洲距离遥远,海上风云变幻莫测,你若真要出海,得做足准备才好。”

????她想了想,从储物袋里翻找出许多玉简,“我只去过近海的几大洲,这些是我收集的地图和人文志,你若真打算去,就给你做个参考吧。”

????薛策没跟她客气,把东西都收下了,“多谢了。”

????骆青离又取出两坛子红玫果酿的灵酒,“还得麻烦你跑个腿,帮我把这个带给伏冀师叔。”

????“妥了。”

????薛策没再多留,拿了东西就走,骆青离抬头望了望天。

????阳光正好,适合闭关。

????给小五和阿狸留了足够的灵兽丹药,骆青离直接进了修练室。

????她的天灵体,并不需要为修练发愁,因此一直以来,她更多的是注重锻炼心境和实战能力,多年的历练就是一种无形的积累,当将这些沉甸的东西一一释放,她的修为自然而然就升了上去,甚至都不曾用上那枚妖植身上摘下的朱果,便顺利迈入了金丹中期。

????这个过程,她花了两年。

????这一年,她七十二岁。

????同一年,碧幽再次醒转过来,伸出了手,她手腕上缠绕的入星脉已经化作璀璨的金黄色,“入星脉的灵性已经基本恢复,你可以将它重新植入体内了。”

????骆青离缓缓抬头,“要怎么做,和取出时一样,剥开皮肉吗?”

????碧幽含笑摇头,“我之前便说过了,它是有灵性的,它不会排斥你这具身体,但剥开皮肉强行植入,它的灵性还是会渐渐消弭的。”

????碧幽轻轻扬手,腕上的入星脉落到骆青离手中,“”

????碧幽含笑摇头,“我之前便说过了,它是有灵性的,它不会排斥你这具身体,但剥开皮肉强行植入,它的灵性还是会渐渐消弭的。”

????:。: